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20112785942734M ---农民专业合作社服务网----

联系我们 信息展示 帮助中心

农民专业合作社软件|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合作社软件|合作社法|资金互助|股金|合作社财务|农民专业合作社服务网

热门关键词:
收缩

“穷人银行”六年没一笔坏账

来源:农民专业合作社服务网 作者:农民专业合作社服务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9-24
摘要:南京砖墙镇的农民资金合作社突然倒闭了,农民把全部积蓄投了进去却拿不出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然而山东宁阳的一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一直运转良好,它悄悄运行 6 年,累计

  南京砖墙镇的农民资金合作社突然倒闭了,农民把全部积蓄投了进去却拿不出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然而山东宁阳的一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一直运转良好,它悄悄运行6年,累计借出5800万元,无一坏账。
这家属于农民自己的专业合作社,给农民带来高回报的同时也有尴尬之处,目前,它仍没有拿到“合法证件”
……
  59人成为合作社发起人
  2007年初,在宁阳县乡饮乡农经办的工作了多年的张士社要退休了,他接到了乡党委书记的一道“命令”

  时任乡党委书记桑逢杰对张士社说,想办法办一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通俗地讲,就是“农民自己的银
行”。桑逢杰和张士社没想到的是,他们要运作的这个合作社,孟加拉国一个经济学家在1983年就创办过,专
门向穷苦的孟加拉人提供小额贷款。
  在2007年,乡饮乡有一家可以提供存贷款业务的农村信用合作社。桑逢杰当时意识到,这个贫困地区外出
打工的人比较多,农民手里有一些闲散资金。一些不愿意出去打工的人们选择在家搞养殖,但是最缺乏的就是
资金支持。张士社介绍道,乡饮乡离县城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只有一家信用合作社,想筹钱创业的人面临着
贷款难题。
  在这种情况下,桑逢杰找到了当时快退休的张士社,让他办一个农民资金合作社。吸纳农民闲散资金,同
时让那些想创业的农民既不用出乡镇,也能筹到钱。
  他找张士社是因为张士社当时在乡里的农经办工作,这是一个专门负责管理、引导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的
办公机构。于是,张士社利用自己以前积累的资源,凑了59人,59人一起成为发起人,建起了农民资金合作社。
  营业执照正本被收走了
  合作社成立那一天,他们在乡里合作社门口燃放了鞭炮。这一天同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
法》开始实施的第一天。
  筹建初期,张士社咨询了相关领导,和其他人一起研究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和中共中
央国务院[2004]1号至[2007]1号文件精神,找出了法律文件里支持农民创办的这种“资金服务”合作社的规定。
  有了政策法规上的依据,他们开始动员发起人投资,每股1000元,分身份股和投资股两种。买身份股的,
资金不可以随时退出,得一年一结,这部分的钱是要承担风险的,承担风险的目的是不能让合作社出现坏账,
万一借给农民的钱,没有收回来,这部分资金要保障其他社员的资金安全。而投资股是可以随时投入,随时退
出。每个人发起人都必须买身份股。
  开始筹钱时,农民并不相信他们,包括张士社的家人,张士社的家人曾对他说,“有那么多家银行,还用
你们来开合作社?”“你们能管好人家的资金吗?”张士社他们只能给别人讲清楚,告诉别人,“钱只借给农
民,让他们干实业,只借给知根知底的农民,只是小额,大额不借。”最后还有一句,“这是自愿的,不强求
任何人入社。”最终,他们一共找到154人入社,154人全部都购买了身份股,筹集的资金为336000元。
  但是当领导带着张士社他们去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遇到了难题。到工商注册时,宁阳县工商局工作人员
表示,“你们这个需要金融许可证,没有金融许可证不能办。”金融许可证指的是由国家银监部门颁发的可以
从事资金服务的资格证。于是他们又找到市、县的银监部门,张士社说当时他们(银监部门工作人员)口头上允
许了,但是不给办证。不给办证的原因是:“并没有相关的政策法规细则可以执行”。也就是说,名义上是准许
的,但没有实施细则,所以没人来给他们办证。
  最终,通过各种求人情跑关系,合作社得到了县市级金融监管部门的口头许可,张士社说当时他们(银监部
门)态度是“可以办合作社,但是证不能办”,获得了口头许可后,张士社他们在工商部门进行了登记,经营范
围包括“资金服务”等内容,获得了一个临时营业执照。
  2007年7月1日,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成立,这是山东首家取得工商营业执照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然而,
刚成立不久,泰安市相关领导就来过问此事,合作社“摊上大事了”,因为这样的资金合作社容易涉嫌“非法
融资”。据张士社回忆,当时县领导到市里解释,领导才没有继续过问。但是工商部门给的营业执照正本还是
被收走了,被收走后,张士社他们保留了副本。
  外乡人钱再多也不让入社
  刚运作就发生这么多事,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变得小心谨慎,一切以“不惹事,不出事”为前提。
  张士社说,“我们也怕别人说我们是社会融资性质,其实我们的目的是借款给想创业的农民,并不以盈利
为目的。为了防止借出去的钱回不来,为了防止有人借此融资,为了防范各种风险,他们制定了一条条细则。
他们吸收的钱不叫存款,叫股金;股金没有利息,年终会分红;社员从合作社借钱,不收贷款利息,收借款占
用费。合作社的钱直接给合作社内部的社员。这样,他们谨小慎微地运作着自己的合作社。
  乡饮乡临近的磁窑镇的一位开办企业的人想过来入社,提出拿出100万元入股。按照合作社的规定,社员
可以借出高达自己股金6倍的款项,也就是说此人入股后,有权利获得600万元贷款。尽管这100万元资金,对
补充股金很有帮助,但合作社还是断然拒绝了这种诱惑。因为如果合作社吸纳这样大额的股金,就必要承担
相应的风险。
  2008年前后,合作社初创之时的几家企业纷纷退股。因为这些企业需要大量贷款时找不到足够的社员来担
保,很难从合作社往外拿钱。
  张士社介绍说,合作社的社员如果想借款,必须拿出相应的等额股金做担保;还需要借款户找到介绍自己
入社的业务员做担保;还要找到其他入社的社员做担保;除此之外,合作社里还有一部分专门的呆账准备金。
所有做法的目的就是为了防以坏账产生,给社员入股的钱做保障,这样做的结果是大额资金的拆借很难,小额
资金很容易,所以企业纷纷退股,久而久之,合作社成了一个单纯由农民构成的组织。
  农民入股几千元,因为数额小,很容易找到几个人给自己担保,借出几万元,借出几万元后不搞资本运作,
只搞养殖、种植等实体经济,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还上。这样,合作社成了“农民自己的银行”。张士社提出,
合作社吸纳新的社员入社时,必须都是乡镇内部的社员,得拿他们的身份证来核实,外乡的农民资金再多,也
不吸纳。不吸纳的原因是:“对外乡人没法知根知底,本乡的社员都是熟人介绍的,哪个社员想干什么,大家
都很清楚,比较放心。”
  合作社从未出现坏账
  2010年,乡饮乡八官村的吴冠军来这里借款。吴冠军是地道的农民,看到其他人纷纷外出打工挣钱,他瞅准
了农业机械的生意。大家都在外挣钱,地里的小麦、玉米都请人开机器收割。一亩地一年收费100元左右,镇上
有上千亩地,加上附近村镇的,如果能干这个生意,肯定不会亏。他找上村里懂行的人打听了一下,别人告诉他
“买台联合收割机,又能收玉米、又能收小麦的,新收割机价格在10万元左右。”
  吴冠军算了笔账,一亩地收100元,一千亩地就是10万元。买台收割机还可以用很多年,这笔买卖错不了。
可最大的问题是,他的钱不够,亲戚朋友手头都紧,这个留给儿子上学,那个还得买车买房。垂头丧气的他想到
去银行贷款,但是去城里路途太远,还不知道人家借不借给自己,没有什么担保,想从银行借出钱来也难。
  这时候,他想起了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2009年的时候,在业务员的介绍下,他曾经入股5000元。他来到合
作社,提出自己要借5万元买收割机。合作社详细了解他的借钱用途后,让他找到了担保人,介绍人,为他办理5
万元的借款手续。拿到钱后,他买了联合收割机,去给农民收庄稼的时候,大家都不欠钱,很快把钱收了上来。
  2013年7月6日,张士社介绍说,吴冠军早已经把从合作社借的5万元还上了,而且合作社里还存着吴冠军的
股金。据张士社统计,通过六年的经营,截止到2013年6月底,合作社实有社员680人,股金1000万元,累计投放
5800万元,无一坏账,累计实现收入258.6万元。
  经营六年以来,让张士社自豪的地方是“钱放我们合作社的,分红比银行利息高;从合作社借钱,费用比银
行低。”
  张士社说,目前合作社的资金投放对象已经稳定,资金投放的对象为本社社员,在本社社员中,优先投放种
植户、养殖户、农机户。总投放额不得超过总股金的80%;借款限额为社员个人股金总额的6倍。超过个人股金部
分的额度由其他社员的股金等额担保的办法核定投放。
  农民口中的“存款利息和贷款利息”,他们叫股金分红及借款占用费。张士社说,股金分红,按年终决算结
果分红,优先按总收入的5%提取税金,按总收入的5%提取呆账准备金,按收益总额提取不高于30%的公积金,剩余
为股金分红。2007年分红率为5%,2008、2009年、2010年、2011年为4%,2012年为5%,远高于银行利息。
  据《乡饮乡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工作汇报》,合作社的“借款占用费”参照国家金融机构利率进行变动,一
般不高于或等于国家贷款利率,随国家变动而变动,并经理事会研究通过后执行。2007年月利率为10.5‰,2008
年到2011年为9‰,2012年调整为10.8‰。张士社表示,他们合作社的这些分红和收费,都是一年调一次,因为社
会银行经常调整,所以他们并不能保证借给农民钱时,每时每刻都是费用最低。
  青岛还没有农民资金合作社
  尽管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是山东省内第一个拿到工商营业执照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但是直到现在,他们
都没有拿到金融监管部门所核发的金融许可证。
  据了解,国内其他地区,已经有部分经过银监部门批准的农民资金合作社。尽管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每月将
财务报表送到乡政府,主动要求接受监管,但自始至终只获得了金融监管部门的口头批准。这些年里,合作社试
过和金融部门沟通,最终都没有结果。
  其他性质的合作社,虽然没有像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一样拿到工商部门的营业执照,据知情人介绍,那些合
作社也在打“资金互助”的擦边球。据报道,截至2012年6月末,全国经银监局批准的农村资金互助社仅有49家,
而其他类型资金互助组织,据预计已超过了2万家。全国各地有多家合作社以其他名义登记,比如以蔬菜、种植、
农机等名义成立的合作社,但在经营范围中补充了“资金互助”一项。
  据记者了解到,200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正式颁布实施当天,青岛成立第一家
在工商部门登记的专业合作社。这个合作社是青岛龙马农产品专业合作社,这个是以提供农产品信息、提供技术
支持、统一销售社员产品为主的合作社。
  然而记者在中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网上看到,青岛龙马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的介绍里,在大段的文字当中,有一
段“社员以现金等形式入股……,具备了经营实体所拥有的经营、信贷等功能”的介绍。
  据知情人介绍,县里每个乡镇至少有两家这样的合作社,算是“打擦边球”。据了解,这些互助合作社风险
意识不一,有的股金规模已经膨胀到了上亿元。
  利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得不到金融监管部门的正式承认,又不敢像其他那些“半地下”的合作社那样将步子迈
得太大,以防“树大招风”。张士社对记者说,“现在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一点点尝试。”
  记者从青岛农业委员会经管办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青岛的农民各种合作社归经管办指导管理,但是到目前为
止,青岛并没有一家从事资金互助性质的合作社。工作人员特别表示“资金互助”性质牵涉到融资行为,“现在
青岛还没有这样的合作社来我们这登记。”
 


责任编辑:合作社


最火资讯



农民专业合作社服务网出品

手机:15600109576 邮箱:
联系电话:010-68705106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20112785942734M
吉ICP备09006644号-2